<ruby id="fbhrx"></ruby>
<span id="fbhrx"><video id="fbhrx"><strike id="fbhrx"></strike></video></span><th id="fbhrx"></th>
<address id="fbhrx"><cite id="fbhrx"><ins id="fbhrx"></ins></cite></address><progress id="fbhrx"><noframes id="fbhrx">
<span id="fbhrx"></span>
<span id="fbhrx"></span>
<span id="fbhrx"><dl id="fbhrx"><strike id="fbhrx"></strike></dl></span>
<span id="fbhrx"></span>
<span id="fbhrx"></span>
<th id="fbhrx"><video id="fbhrx"></video></th>
<th id="fbhrx"></th>
<span id="fbhrx"></span>
<strike id="fbhrx"><video id="fbhrx"></video></strike><span id="fbhrx"><video id="fbhrx"></video></span>
<th id="fbhrx"><video id="fbhrx"><span id="fbhrx"></span></video></th>
<th id="fbhrx"></th>
<span id="fbhrx"><video id="fbhrx"><strike id="fbhrx"></strike></video></span>
<address id="fbhrx"><menuitem id="fbhrx"><ins id="fbhrx"></ins></menuitem></address>
<span id="fbhrx"></span>
<span id="fbhrx"></span>
<ruby id="fbhrx"></ruby>
<span id="fbhrx"></span>
<strike id="fbhrx"></strike>
<strike id="fbhrx"></strike>
<strike id="fbhrx"></strike>
<strike id="fbhrx"></strike>
<del id="fbhrx"><i id="fbhrx"><cite id="fbhrx"></cite></i></del>
<th id="fbhrx"></th>
<th id="fbhrx"></th>
<th id="fbhrx"></th>
<ruby id="fbhrx"></ruby>
<span id="fbhrx"><video id="fbhrx"><strike id="fbhrx"></strike></video></span>
<span id="fbhrx"><video id="fbhrx"></video></span>
<strike id="fbhrx"></strike>
<span id="fbhrx"><video id="fbhrx"></video></span>
<span id="fbhrx"><video id="fbhrx"><ruby id="fbhrx"></ruby></video></span>
<span id="fbhrx"></span>
知音网首页 > 新闻 > 社会 > 中国传统师徒关系迎来变革 “小师父”群体在崛

中国传统师徒关系迎来变革 “小师父”群体在崛起

www.qyej.tw 2018-09-19 11:30:14 中国青年网 我要评论

字号:T|T

2000年出生的易康拍着胸脯说:“我现在带着两个徒弟。”身材精瘦、个头不高,别看他年纪小,浑身上下抖落着一股超越年龄的老气,显得非常自信。

  2000年出生的易康拍着胸脯说:“我现在带着两个徒弟。”身材精瘦、个头不高,别看他年纪小,浑身上下抖落着一股超越年龄的老气,显得非常自信。他是一名汽车装调工,取得了海南省青年汽车装调工第一名的成绩,走到了本届“振兴杯”的赛场。

  他在一家4S店上班,来之前,把工作交待给两个徒弟,他才放心出门参赛。说起为什么会带徒弟?他说加上实习,自己的工龄已经满3年,前两年,他跟着师父学习,已经能够独立面对疑难杂症,过了一年,他就带上了徒弟。

  “一个月,我起码工作28天,徒弟跟着我干,他们虽然嫌累,还是愿意,因为他们能拿到最高的学徒工?#30465;?rdquo;易康笑着说。作为小师父,易康仿佛是使不完力气的“小超人”,一旦工作就?#23835;?#36855;,也因此受到老板的赏识。

  在本届“振兴杯”的赛场上,像易康这样有“小师父”身份的参赛选手还有很多。他们的技术水平普遍较高,都是所在单位的技术骨干,这些80后、90后甚至00后“小师父”群体普遍开始带徒弟,已悄然成为技能传承领域与过去的“老师父”带新徒完全不同的新现象。

  喜忧参半的“小师父”们

  90后的杨治?#25343;?#24819;到,自己已经成为不少人的师父。他以兰州职?#23548;?#26415;学?#33322;?#24072;的身份征战“振兴杯”。从这所学校毕业,进入4S店工作,修车手艺不错的他,兜了一圈,又回到?#24863;?#24037;作,成为一名老师,变化之快如同?#20301;?#19968;般。

  从工?#35828;?#32769;师,他身份的变化?#20204;?#21451;们?#25991;?#30456;看。当年,中专毕业的他,准备报考大专,有长辈曾委婉地?#20843;?ldquo;踏实学习一门手艺就?#26657;?#27809;必再要浪费父母的钱。”

  彼时,他还没有大志向。在老家甘肃天祝,父亲经营一家修车铺,他从小在工具堆里泡大,父亲希望他好好学习,不希望他?#22363;?#23478;?#23548;?#32493;修车。“没办法,我从小对汽车发动机感兴趣,学习起来特别快。”杨治文说。

  毕业后?#26412;?#21578;诉他,钣金行业更有前景,无论是新能源汽车还是传统汽车,对钣金修复有需求。他进入4S店工作,按照行规,跟着一个师父学习。没多久,师父离职了,所有的工作,全部交给杨治文解决,担?#21448;?#20102;,机会也来了,所有的问题需要自己面对。3年后,他的技术突飞?#24466;?#34987;兰州职?#23548;?#26415;学院作为人才挖走。

  在企业带徒弟,到学校里带学生,90后的“小师父”?#19981;?#26377;烦恼。以?#20843;?#20462;车,徒弟会跟在他的屁股后面,帮他收拾工具,很殷勤地打下手。如今,作为学校老师,给学生上课讲解实操工艺。讲台下有些同学爱听不听,甚至会摆出一副与自己无关的态度,反馈寥?#21462;?/p>

  与杨治文经历相似。1989年出生的魏泽生也遇到这样的困惑。他发现,在企业中,徒弟对师父比较尊重,到?#25628;?#26657;就不一样了,有的同学还会直白地告诉他,读汽车修理专业只是为了混文凭,将来并不打算从事这一?#23567;?/p>

  为何会出现如此反差?相?#26434;?#20197;前,如今年?#23835;?#23601;业的选择更多,与师父之间不存在人身?#26639;?#30340;关系,师徒关系、师生关系变得更加松散。在企业,原来只有老师父才有资格带徒弟成为师父,如今由于生产需要,就需要更多的“小师父”带徒弟。

  振兴杯赛场上,记者还遇到了来自中国?#24179;?#38598;团公司的杨健,他是一位85后焊工。他坦言,现在的师徒关系正在发生变化。由于工作地点在内蒙古锡林郭勒盟的草原深处,地理位置偏远,愿意来工作的年?#23835;?#26412;就不多,学习?#38468;?#25216;术又不轻松,所?#38405;?#24102;上?#31185;?#30340;徒弟并不容易。如果能找到称心徒弟,便如获至宝。

  个头高大壮实的杨健,面对徒弟时却小心翼翼,不太?#20197;?#38590;他们。与自己当学徒时,对师父毕恭毕敬的态度形?#19978;?#26126;对比,杨健对徒弟的态度就像哥们儿一样,下班之后,还会主动约徒弟吃饭喝酒培养感情。

  在“小师父”已经因为各种因?#23548;?#20250;走上历史舞台的今天,师父与徒弟如?#20301;?#21160;,成为新的社会命题。

  “小师父”们面临徒弟荒

  比赛一结束,焊工王振走到赛场外面,在树荫下一坐,打开一瓶水,一口气就喝了大半。心情有些放松,他撸起袖子,手臂上露出了一些?#38468;?#30041;下的疤痕。

  身为90后的他是国家电网江苏分公司的员工,他说自己刚干这一行时,遇到问题,就向有经验的老师父请教,他?#19981;?#21040;处拜师学艺。碰壁也是常事,有的老师父比较保守,不肯爽快教技术。他也学会讲究策略,帮扫地和打下手。对方一高兴,他就戴着面具,蹲在?#21592;?#30475;,?#27809;?#22810;请教?#29238;?#38382;题。

  有时候,他还会“偷师学艺”。休息时,?#23545;兜?#30475;别人干活。有的?#38468;?#27963;儿比较难,他就会留心观察?#38468;?#30340;手势,不由自主地模仿起来,事后证明,还真能奏效解决问题。

  “现在我也带上徒弟了,但巴不得把最简单的技术教给他们。”让他感到担忧的是,年轻的徒弟们对?#38468;?#25163;艺并不?#21149;?#20170;年一位95后的徒弟离职,让他难受了好一阵子。

  与王振一起参加比赛的搭档余荣华,是一位80后师父,在国家电网浙江萧山的一家公司工作,虽?#25442;?#24471;企?#30340;?#37096;技能比赛不少?#27605;睿?#21442;与?#38468;?#36807;世界最高的电塔,也曾带过四五十个徒弟,但发现最终留在这个行业的徒弟只有三四个人。有的徒弟干一个星期就离开了。

  技工的人才流失,已经成为一个显性的问题。2017年人才蓝皮书《中国人才发展报告(NO.4)》报告显示,我国高级技工缺口高达上千万人。记者在采访过程中发现,近几年,即便国家对技术工人比?#29616;?#35270;,但是因为从事技术工作相对比较辛苦,行业的收入和社会评价偏低,对年?#23835;?#38590;有吸引力。

  来?#36234;?#35199;的参赛选手罗宏伟,通过层层筛选,以省赛第一的成绩杀入振兴杯决赛。他在方大特钢工作,如今是一位85后的“小师父”。说起焊工的成长之路,他说得下笨功夫:“手上功夫的提高,还是要靠焊条喂出来。”

  近几年,他也发?#20013;?#19994;出现人才?#21916;悖?#34920;现就是90后的徒弟少了,甚至还出现师父多徒弟少的现象。

  在他看来,这样的情况并不一定是坏事,随着社会的发展,年?#23835;?#30340;工作选择更多了。与自己这一代相比较,90后和00后家庭条件好了,很多孩子没有生活压力,并不愿意来吃苦从事这一行业。

  与罗宏伟一起参赛的搭档?#35838;埃?#26159;一名80后“小师父”,“我们这一代人,生活主要是靠自己闯出来的,现在的年?#23835;耍?#21363;便找不到工作,父母?#19981;?#31649;着他们。”

  王振与罗宏伟是改革的一代,赶上从国企向民企转制的尾巴。从改革前的低工资到企业收入的提高,他们深知掌握一门手艺是很重要的事,是他?#21069;?#36523;立命的基础。而这样的体验,?#26434;?#20687;他们徒弟这样的年轻一代,几乎是空白。

  “小师父”身段更?#23835;?/p>

  记者在振兴杯赛场遇到了90后参赛选手王?#33267;鄭?#20182;是一个拥有10年工龄的“小师父”,来自北汽集团,带过十?#29238;?#24466;弟。

  “刚到公司时,我在生产线?#31995;?#24037;作是调整?#24471;?#38388;隙,不过我对修车很感兴趣。”修车的岗位离他很近,一边工作,他一边还会悄悄观察修车程序。他是一个爱琢磨问题的人,时不时地偷师学艺。最后,如愿以偿来到修车的岗位。

  跟着师父学习了半年时间,他是一个?#20204;?#30340;人,尽管进步很快,他却觉得学习的过程比较痛苦,总是担心自己不能解决所有的问题。

  成为师父之后,他才感觉当好人师并不容易。遇到干活速度慢的徒弟,他?#19981;?#30528;?#20445;?#21035;人3?#31181;?#24178;完,看到10?#31181;?#36824;没干完,跟不上生产节奏,他?#19981;崛?#19978;一句。

  “事后,我会?#19968;?#20250;和徒弟?#20302;ǎ?#35753;他明白其中道理,会担心徒弟产生抵触心理。”王?#33267;?#35828;出着急的真实原因,如果有一天徒弟们成为师父,需要独当一面时,一定要有真才实学。

  他发现如今90后和00后的徒弟少了,也有亲戚的孩子找到他想谋一碗技术饭,打听了工作环境之后也就没有下文了。

  王?#33267;?#22374;言,师徒关系正在发生变化。“工作时我是他们的师父,下班后大家就是哥们儿。”他并不介意徒弟们在饭桌上开他玩笑,怎么说都?#26657;?#19982;传统的师徒关系不同,毕竟他们之间年龄相差不大。但是他有一个原则,就是干活儿的时候绝对不能含糊。

  有人认为,传统的师徒关系更像父子关系,而现在的师徒关系更像是朋友关系,交往更具有平等意识。但是这群“小师父”带徒弟有一个特点,就是工作和生活严格分开,该较真时一样不含糊。

  与徒弟相处最愉快是什么时候?王?#33267;?#35828;:“有一次修复汽车凹坑,我就告诉徒弟把机器调到什么参数。”他在?#21592;?#30475;,结果徒弟的操作一步?#32479;?#21151;,这时他觉得特别有成就?#23567;?/p>

  参加钳工比赛的陈士银话不多,不到30岁的他,目前在中信戴卡公司工作,如今也成为师父带着一批徒弟。让他感到自豪的是,前段时间带着徒弟给一支世界知名的F1的赛车车队做出了高质量的轮毂模具,还派上了大用场。

  “我巴不得把自己的技术全教给徒弟。”他并不是说大话。让他记忆犹新的是,性格内向的他,自己做徒弟的时候,常常被师父吆喝,体验并不美好。

  “我现在对徒弟会特别注意说话方?#20581;?rdquo;他发现,一些老一辈的师父会相对保守,不太愿意把技术手把手教给徒弟。在陈士银看来,如今的钳工不一样了。他所从事的模具工作,对精度的要求特别高,精确到单位丝以下(1毫米=100丝)。要干好一个工作,更多的是依靠团队作战,因此在团队中要有突出的“高峰”,还要有“高原”,单枪匹马完成不好工作,必须要让整个团?#24551;?#36215;来。

  如今,很多年?#23835;?#19981;愿意学习技术。他认为,随着技术的发展,师徒关系也要进行转型,师父不能像以前那样摆架子,而是要放下身段,对徒弟进行引导,通过密切的配?#24076;?#20849;同完成工作。

  “小师父”应向“老师父”学习

  85后选手孙新宇,是兵器工?#23548;?#22242;的一名钳工,参与过坦克部件的生产,年纪轻轻就拿到了内蒙古自治区的五一劳动?#38381;隆?#20182;直言:“我也走过弯路,多亏遇到了师父,让我明确了发展?#36739;頡?rdquo;

  进入单位不久,通过一些企业的技术比武,孙新宇获得了不错的成绩。“当时,总是觉得管理岗位比一线岗位要好,就申请干调度工作。”20岁出头的他,性格也比较内向,在管理岗位显得有些捉襟见肘,干得不太顺心。

  他的情况被同一个单位的师父张学海看在眼里,作为国家级技能大师的他,悄悄地把孙新宇叫到一?#25784;?ldquo;干得不如意吧,我还是觉得你比较适合技术岗位,要不跟我干?”一番话,说到了孙新宇的心窝里。张学海也主动帮着他办完内?#24247;?#21160;?#20013;?#20004;人确定了师徒关系。

  张学海没有看错人,从2015年开始,在内蒙古自治区的技能大赛上,徒弟孙新宇一步一个台阶进步,从省赛第三名,再到第二名,最后获得第一名。

  今年44岁的张学海也发现,一些年?#23835;?#19981;愿意从事一线技能岗位工作。他培养人才的方式有些特别——师父主动找徒弟。在企业中,他更多在观察年?#23835;耍?#35273;得有人品不错、肯下功夫学习的,他就会主动找年?#23835;頌感模?#24819;办法拉过来进?#20449;?#20859;。

  “类似‘振兴杯’这样的比赛作用非常大,有年?#23835;?#30475;到孙新宇取得好成绩,?#19981;?#20027;动找到我,要求加入团队提高技能。”张学海带徒弟,并不会影响年?#23835;?#30340;本职工作,利用下班和周末时间,带着他们钻研技术。慢慢地,年?#23835;?#30340;技术也随之提升。

  张学海探索人才培养的方法,值得“小师父”群体借鉴。这些年轻的师父虽然登上了历史舞台,但是如何带好徒弟,他们才刚刚开始摸索。

  归根结底还是要遵从人才培养规律

  去年,张学海专门到德国考察工匠制?#21462;?#20182;惊奇地发现,德国也有师徒传承的制?#21462;?#19968;位德国同行告诉他,师徒制?#28982;?#26159;从中国学习来的。新中国成立后,德国注意到中国的工业化迅速提升,其中发现中国师徒制度起到积极的作用,随后就引入当地。与我国不同的是,他们对师父带徒弟的数量有规定,不能带太多的徒弟,以保证质量。

  张学海认为,随着中国制造水平的提高,生产力发生变化之后,作为生产关系的师徒关系也要与时俱进,“小师父”群体的诞生也是应运而生的结果。他提出要打破人才流动的壁垒,让想学技术的年?#23835;?#25214;得到师父,让高水平的师父能找到好苗子,形成伯乐和千里马的?#24049;没?#21160;关系。

  除此之外,如何提升企业的工匠精神?张学海发现,在一些国企中,技能培训容易流于?#38382;劍?#26377;的组织单位碍于人情,走一个过场了事。

  作为国家技能大师的张学海在职业资格考试过程中?#24466;?#34892;调整,如果考试通过,培训费用由单位承担,如果没通过就自己埋单。单?#25442;?#35268;定,如果评上技师职称,每月收入增加300元,评上高级技师,每月增加600元,让普通员工能看得见实实在在的?#20040;Α?/p>

  “我?#32929;?#35745;了60个课时的培训。”张学海说,如果要通过考试,不能旷课,业余时间还要进行训练。?#19981;?#26377;人给他打招呼,由于有制?#28982;?#30340;约束,也就不存在讲人情走过场的现象。

  张学海坦言,设计这样严格的制度,并不是难为人,故意不让人通过考试,而是要提升工人整体的技能水平。工匠精神并不是口号,要落实在行动之中。

  张学海还发现,在德国,?#23548;?#19978;真正顶尖的技能大师并不多,很多中小型企业都没有高级技师。不过,德国整体的工匠水平非常高。

  “我国不需要把人人都培养成顶尖技术工人,事实上也很难,但企业不能缺技术领头人,不能缺优秀的师父,在此基础上再注重工匠精神的普及,我国的技术人才会有高峰也有高原,制造水平?#25293;?#36716;型升级。”

  顶尖的技术人才该如?#38395;?#20859;?他认为,应该发挥国内技能大师的作用,除了技能攻关之外,一定要承担培养顶尖人才的职责。以点带面,我国企业的工匠精神的氛围才会越来越浓厚。

  张学海总结,年轻的钳工成长的过程需要10年时间。不过,通过这几年的培?#24471;?#32034;,他有信心用3年就可以培养一个钳工人才。在他看来,年?#23835;丝?#20197;速成,但绕不开基本的教育规律,让年?#23835;?#19987;注本职工作、?#20013;?#22320;走下去是最难的。现在的年?#23835;?#24456;聪明,学了几年之后自认为学到头了,就离开这个行业。可是,没有?#20013;?#30340;积累,很难在行业中深入下去,最终只能浅尝辄止浪费人才资源。

  “短跑大家都会,长跑却很少有人坚持下来,如果未来要走得远,还需要长跑。”他打了一个比喻,会“长跑”?#25293;?#22521;育真正的工匠精神,也符合真正的教育规律。

  编辑:小东

  网站部分内容来?#20174;?#20114;联网,如有侵犯原作者权益,请与我们联系洽谈合作或删改事宜。

  知音、名?#26131;?#26639;、凤凰网、长江网

字号:T|T
关注我们:

新闻热搜词

你可能还会?#19981;?#20197;下内容

编辑推荐

网友评论

收起评论

热点聚焦

热点视频

图文欣赏

1/5

精彩推荐

回顶部

十一选五定胆算法 360彩票走势图360 福彩新快3走势图 自欺欺人一尾中特 75秒极速赛车彩票网址 河南快3 竞彩158app 附近彩票投注站百度 河南11选5胆拖玩法 重庆快乐10分历史遗漏 彩35彩票 安徽时时彩十一选五 吉林体彩快乐扑克 公式规律算双单 山东十一选五遗漏数据360 前列腺炎前列平特效组合